清洁能源界定 应只论排放不问出身

清洁能源界定 应只论排放不问出身

发布日期:2018-10-10 

  五年来,“重点城市重污染天数减少一半”“加强散煤治理,推进重点行业节能减排,71%的煤电机组实现超低排放”。

  3月6日,两位院士委员接受采访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这两个表述。一位是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中国工程院院士凌文委员,一位是住鲁全国政协委员、能源与环境(青岛)国际联合实验室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何满潮。两位委员共同聚焦能源结构,各抒己见。

  凌文:当下煤炭的能源主体地位不可动摇

  能源革命必然导致“煤炭革命”,但“煤炭革命”绝不等于“革煤炭的命”。在经济界联组讨论中,凌文的发言引起注意。

  据凌文介绍,近年来,“去煤化”盛行——在国外,去年底英国、法国、加拿大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立了国际性反煤组织“弃用煤炭发电联盟”;在国内,伴随着雾霾频发,“去煤化”似乎已成为主论调,部分地区甚至脱离实际地采取“一刀切”的限煤措施,产生了负面影响。

  “实际上,中国燃煤电厂排放标准已经是较严的,但电厂主要集中在东部、中部,所以排放比较集中,对局部空气质量的影响较大。”凌文说,通过技术创新,目前71%的燃煤电站已经达到了超低排放标准,即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烟尘的排放标准达到了天然气的排放标准。

凌文认为,从资源禀赋上看,中国的化石能源96%是煤炭,天然气和石油占比不到4%,贫油少气的特点非常突出。在当前及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以煤为主的中国能源结构不会改变。

  “大力推进煤炭清洁利用”才是现实和明智选择。凌文说,我国煤炭工业整体上已改变了过去落后的形象,生产安全、采煤工艺、装备效率均达到了发达国家水平,国家能源投资集团等企业甚至达到了世界同行公认的先进水平。

  “界定清洁能源,应该只论排放,不问出身。”他认为,在发展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同时,应充分发挥煤炭资源丰富性、经济性、可洁净性和保障度高的特点,全面推进绿色智能化开采和清洁低碳集约化利用,这是构建清洁可持续的现代能源体系的立足点和首要任务。

  凌文透露,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煤粉型工业锅炉技术,可以使主要排放指标达到天然气锅炉的排放标准。民用洁净型灶具配合型煤使用,可以实现散煤的清洁利用,让老百姓用得干净,用得便宜。

  何满潮:支柱型新能源是理想模式

  何满潮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我国支柱能源62%-65%是煤炭,不合理的能源结构是造成雾霾的重要原因。

  何满潮说,纵观发达国家一百多年的发展历程,如果一个国家的能源结构中煤炭占主体地位,就会出现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50年前的英国和德国,煤炭是支柱型能源。所谓的“雾都”伦敦,实际上就是现在说的雾霾造成的。英国用了15年左右的时间,把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降到35%。现在欧盟普遍是20%-25%,美国是18%。按照这个标准,我们把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压到35%左右,是有可能的。

  “从长远来看,需要寻找替代能源。”何满潮说,“说起替代能源,有人首先想到的是石油和天然气,但据预测和规划,到2030年,我国油和气在能源结构中分别占比17%、12%,不可能再增加。一方面,我国本土的资源禀赋有限,另一方面,现在油气的65%已经是依赖进口了,不可能再扩容。其余的可再生资源,占比约为21%。”

  “这些能源加起来,才不过半壁江山,其余的还是要靠煤炭。”何满潮说。要注意的是,虽然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有望从60%多降至50%,但产量是上升的。

  何满潮介绍,可喜的是,现在我国已经在研究支柱型新能源。这种新能源,就是用中子轰击铀238产生能量。“这种模式极有可能替代煤炭,成为我国的支柱型能源。”

  何满潮还透露,青岛院士港有个国际联合实验室,第一个主攻目标就是这个中子能系统。“我们有足够的信心,期待支柱型新能源的出现。”

  如果说新型替代能源是长远之计,从中短期来看,何满潮的观点则和凌文一致:还是要做好煤炭的文章,通过技术创新促进煤炭清洁利用。